<noframes id="5p7nx"><sub id="5p7nx"></sub>

<video id="5p7nx"></video>

<p id="5p7nx"><big id="5p7nx"><strike id="5p7nx"></strike></big></p>

        <track id="5p7nx"></track>
        <video id="5p7nx"></video>

        0563-2516517

        職業化的團隊執行目標·用專業辦好每個案子

        了解我們

        吳忠新案重審期間給檢察院的辯護意見

         

           

        宣城市人民檢察院:

        我們依法接受委托,擔任吳忠新騙取出口退稅、虛報注冊資本一案的辯護人,現就貴院審查起訴階段,提出如下辯護意見,供貴院參考。

        關于虛假注冊資本罪

        雖然,吳忠新在原審中對該罪構成不持異議,但辯護人認為,其該罪名不能成立,具體理由如下:

        1、涉案的宣城新遠貿易公司自注冊后,從未從事過任何經營活動,也無違法行為,更未對任何不特定第三人造成損害,因此未發生危害社會的行為,不符合《刑法》第十三條犯罪構成的法律要件。

        2、國家已將企業注冊資本的審核制修改為認繳制,且對普通的生產經營性公司的注冊資本數額已取消了強制性的數額規定。

        3、前期相當長一段時期內,中介機構代墊注冊資本的現象十分普遍,各地人民政府行政服務中心公開設立代辦點,而沒有任何機構予以監管。

        4、宣城新遠貿易公司的設立與本案騙取出口退稅犯罪之間無任何關聯。

        綜上四點,望貴院能撤回對吳忠新虛報注冊資本罪的起訴。

        關于騙取出口退稅罪

        一、本案事實不清,證據不足

        偵查機關僅依據宣城市渝嘉貿易有限公司的財務賬冊中3238份發票和相關財務數額來認定,吳忠新參與騙取出口退稅5275萬元,明顯是事實不清,證據不足,具體理由如下:

        渝嘉公司建有規范的財務賬冊,以及完整的業務資料管理制度,雖不能斷定3238份發票就一定是3238筆交易,但一定能確定每份發票所對應的交易合同及相關退稅憑證和其他資料,偵查機關不加分析的將3238份發票所對應的退稅總額5275萬元都認定為是騙取,顯然是草率的。

        依據刑事定罪的嚴格證據責任,偵查機關對每份發票所對應的交易進行應當逐筆審查,只有證據確實充分的,才能認定為犯罪。該工作雖然審查工作量巨大,但可經先行甄別,對有重大疑點的進行針對性查證。而對無法查證或沒有明顯疑點的,應依刑法的謙抑原則,作出有利于被告人的認定。辯護人雖無法指出哪些交易是合法的,哪些交易是犯罪的,但可斷定,不可能3238份發票所對應的交易都是犯罪行為。如果都是,偵查和公訴機關也都負有嚴格的證據舉證責任。由于渝嘉公司的經營方式是自營產品出口貿易,故3238份發票所對應的交易都有對內購貨合同、對外貿易合同、貨款支付票據、外貿結匯票據、報關單等一整套書面憑證,對每筆交易和憑證依時間順序逐一查證甄別,還是可能做到的,但偵查機關并沒有開展這一必要的工作,而是依有罪推定的慣性思維,不加分析地將3238份發票所對應的交易都認定為是虛假的,都是騙取出口退稅的犯罪,顯然是不能令人信服的。

        因此,該案存在證據體系重大缺陷的問題,望公訴機關能予以甄別,剔別部分事實不清,證據不足的指控。

        二、沒有證據證明吳忠新主觀上明知渝嘉公司一直在從事騙取出口退稅的犯罪

        1、沒有證據證明吳忠新有取得非法利益的直接主觀故意

        騙取出口退稅侵害的是雙重客體,一是國家的稅收管理制度,二是獲取非法利益。

        吳忠新作為渝嘉公司出口報稅員,其職責僅是根據黃允歉的指示和公司收到的相關合同、單證、票據,經形式審查后,手續齊全的,由其向中稅務機關遞交、審報辦理相關手續。其既不參與出口貨物的采購,也不參與貨物出口的聯系洽談。海關、稅務、外匯管理等專司審查職能的機構和人員都不能準確甄別,吳忠新就更沒有從相關資料中甄別真偽的能力。雖然后期吳忠新對黃允歉的行為有所懷疑,但認為自己僅是一個打工的,沒有權利對法人代表黃允歉的行為提出質疑,同時也認為只要自己不參與造假,也就沒有法律責任。這種心態,原審判決第35-36頁中也引用了吳忠新的供述,且該供述也是符合情理的。因此,就黃允歉利用渝嘉騙取出口退稅的行為,吳忠新充其量也只是一種放任的間接故意。

        2、也沒有證據證明吳忠新具有騙取出口退稅的主觀動機

        吳忠新在渝嘉公司僅是按月領取工資的打工者,既不是公司股東,又不是公司高管,更沒有與黃允歉有按公司收入分成的約定,即不論渝嘉公司騙取多少稅款,與吳忠新都沒有利益上的關系,其有必要冒著坐牢的風險去實施騙取出口退稅的犯罪嗎?雖然對渝嘉公司的收入,吳忠新能通過業務量和財務的反映而知曉,但吳忠新從未向黃允歉提出過工資以外的利益要求,黃允歉也從未以明示或暗示的方式以利益引誘。故其心態是,不管老板發多大財,與我打工的都無關,我只要按月拿到工資就行了。

        任何犯罪都應當具有主觀動機,就此而言,認定吳忠新明知渝嘉公司在實施騙取出口退稅犯罪而參與,確存在犯罪動機不明的缺陷,充其量如前所說也只能認定吳忠新所持的是一種放任態度。

        3、偵查機關認定吳忠新參與騙取出口退稅5275萬元,是沒有證據支持的

        雖然公司財務賬冊上反映公司幾年中有5000多萬元的收入,但在沒有證據證明都是犯罪所得的情形下,指控吳忠新參與騙取出口退稅5000多萬元是十分草率的,也望審查起訴機關予以關注。

        三、將吳忠新列為本案第二被告是有失公平的

        吳忠新因在對黃允歉利用渝嘉公司騙取出口退稅犯罪中有所懷疑的情形下,未能勸阻制止或舉報,確有放任其犯罪的心態,就此而言,認定其具有間接故意還是適當的。因此,辯護人對其構成騙取出口退稅不持異議,但同時也應認定其作用小于本案其他任何一個被告。因此,偵查機關將其作為第二被告予以指控,顯然是不公平的。因為,并沒有證據證明吳忠新對任一起騙取出口退稅的犯罪,具有主觀上的直接故意。

        為此,特請求審查起訴能在本次提起公訴時,調整吳忠新的被告序次,以體現罪責自負,罪罰相當的原則。

        以上辯護意見,望審查起訴機關重視并采納。

        辯護人:安徽師陽安順律師事務所

        律師:程學平、葉樹生

        二0一五年十一月三日

         

        創建時間:2020-03-04 08:48
        首頁標題    典型案例    吳忠新案重審期間給檢察院的辯護意見

         您當前的位置:

        收藏
        瀏覽量:0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