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5p7nx"><sub id="5p7nx"></sub>

<video id="5p7nx"></video>

<p id="5p7nx"><big id="5p7nx"><strike id="5p7nx"></strike></big></p>

        <track id="5p7nx"></track>
        <video id="5p7nx"></video>

        0563-2516517

        職業化的團隊執行目標·用專業辦好每個案子

        了解我們

        關注青年律師--不要讓青年律師的路越走越窄

         

         據全國律協統計表明,我國目前注冊律師大約有14萬人,律師事務所1萬多家,按國民人口數量計算,平均每9000人擁有一名律師。在這14萬律師當中,青年律師占到60%,無疑他們已成為律師行業的中堅力量。

          然而一個令行業憂慮的現象,近一兩年尤為突出:那就是青年律師的數量在急劇減少。一方面,法學院校的畢業生想當律師的意愿降低,另一方面,許多已經步入律師行業的青年律師選擇改行。

          生存調研10%青年律師熬不過前三年

          您是怎么設想年輕律師的———小小年紀西裝革履、公文包、小轎車、意氣風發?———根本沒有的事兒!青年律師正在背負著幾乎無法承受的生存壓力,10%的青年律師熬不過“出道”的前三年,不得不放棄自己的職業理想,轉投其他行業或重新回學校讀書。當年關于公平與正義的理想已經太遙遠。

          收入低、沒案源、沒經驗、沒人指導,這是青年律師入行后面臨的最主要的困境。在這周剛剛結束的第七屆中國律師論壇上,湖北維力律師事務所魯斌、葉平律師將青年律師的生存困難羅列下來:收入少,經濟壓力大;社會資源貧乏,案源少;缺乏經驗,引起社會偏見,造成執業困難;自身心理素質不穩。目前,上海律協一個關于青年律師的生存調研在律師界影響很廣。該調研項目樣本逾千人,被訪對象年齡集中在25歲~35歲,在他們中,年收入低于5萬元的比例達60%,82.8%的受訪者認為目前收入低或很低,特別在執業前兩年,很容易入不敷出。

          大學法學院的學習,千軍萬馬搶過獨木橋似的司法考試,之后卻進入了低收入和無保障階層。青年律師的生存現狀嚇壞了法學院學生和其他原本有志于律師行業的青年們。很多人經過再三觀察、考慮,最終決定放棄這份職業。

          鄭州大學法學院最近對本科生做的一項調查表明,剛入校時,有75%的人愿意成為律師,而到畢業時,真正愿去律師事務所(簡稱律所)工作的學生只有一成。律師職業為何對法學院的畢業生失去了吸引力?記者調查發現,問題主要在于當律師的工作成本高,而社會地位不高,特別是在與法官、檢察官的博弈中處于弱勢地位。

          “反正我的同學基本上不愿意做律師,而且這個情況是每況愈下。”劉磊律師是剛剛從人民大學法學院畢業的法學碩士,現在北京市京都律師事務所工作。“我舉例子給你,我有個同學畢業,金杜律師事務所要了他。在北京,一個碩士能進國際化的金杜所,不容易吧?可他選擇了去工商銀行,在柜臺工作。你覺得典型?我讀碩士的同學有去街道辦事處的、去衛生所的……這個情況現在很常見。我們這一屆同學70多個男生,做律師的才不過五個人。為什么?風險。風險太大!這個行業需要三到五年的成長期,而這個成長期和你最需要用錢的時期是重合的———剛一畢業,不能再依靠家里,你要生存、要吃飯、要租房或者買房、要談女朋友,不穩定的收入沒法支持這些。一個公務員職位雜七雜八的收入加起來,一個月三千塊總是有的,一般還有宿舍,很大一個問題就解決了,實打實的!”

          一位女律師這樣說:“律師的活兒太難找了,只能夾在老律師和法律工作者及黑律師的縫隙中生存。為尋找案源,到處認識人,到處發名片,有的甚至在法院門前擺攤設點,跟小商販似的。”在這樣的困窘之下,律師的法律地位和社會地位的不確定性也必然導致律師隊伍后繼乏人。

          要活下去!要活得有安全感!這是最為現實的考慮。潛在的律師群體就這樣蒸發了。這樣下去會怎樣?中國的律師行業會不會出現青黃不接的現象?解決青年律師的困境,不僅是解決某一代律師的問題,更是解決潛在的好幾代律師的問題,是整個律師行業發展的問題。

        創建時間:2020-03-04 08:43
        首頁標題    業內新聞    關注青年律師--不要讓青年律師的路越走越窄

         您當前的位置:

        收藏
        瀏覽量:0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